夏季裸露与女性自重

五月刚到,大街上裸露的双腿比往年更多更密,到处都是一双双坦荡的玉腿。立夏当天出门,发现街上无论是四五岁的小女孩,还是四五十岁的大女人,无一例外穿得清凉无比,更别提正当年的年轻女子。有那么一小撮至爱美者,裙子的长度几乎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状态,我母亲更愿意称这些有限的布料为上衣。但姑娘们浑然不觉,裙摆仅仅遮住臀部至多一寸,一阵微风吹来,不由叫人替她们胆战心惊。

毫无疑问,这是裸露最好的时代。刚过去的,被某家报纸打出戏谑标题:走,去胸展。果然,流露出来的照片浑然不见车,只见一对对引人入胜难以忘怀的胸。没有人谈到美,也没有人谈到香车美女,胸来得如此猛烈,叫人来不及作出优雅的反应,只有一片闪光灯之声,好像山区农民第一次徒步到城里亲戚家,看到桌上摆着一盘白面馒头。

但翻开另一则新闻,这又是裸露最坏的时代,某女去影楼拍性感写真,衣不蔽体时冷不防摄影师色胆包天,直接扑倒某女,两人搏斗过程中,摄影师坠楼身亡。我看到这则新闻,第一反应是这男摄影师好不专业,以摄影名义猥亵客户,什么玩意?但部分人的反应则是:这女的自作自受,自己不自重,穿那么少叫男人拍照,没反应还能叫个男人么?在所有的性骚扰新闻中,几乎都能看见这部分人的嘴脸。公交车上被摸?活该,谁叫你穿那么清凉!被人偷拍走光照片?没事瞎得瑟这就是报应。一女朋友某次出门见到露阴癖大叔,冷眼训斥打电话给男朋友,谁知男友说:怎么别人没碰到,只有你碰到?不是我说你,每天穿得花枝招展出去……这就不难解释,我国向来少有女性裸体抗议仪式,不管是保护动物还是素食万岁,这群女人一旦站在没有保安的大街上,没准真有人会去摸。

这个时代裸露具备双重标准,风光时万人追捧,称露得好露得妙,一旦稍有不测,那自然是你自己的错,谁叫你风骚?

向来穿得清凉,解放得一塌糊涂的西方妇女,唯独去阿拉伯国家旅行时,会被人忠告:别穿袒胸露背的衣服,裸露面积越少,越安全。她们一开始不相信,直到一踏上街时满大街的口哨飞来,许多男人凑近过来,才傻得转头飞奔。

抱歉,没人会为你的安全埋单。你唯一能祈祷的就是,我可别那么倒霉,万一摊上性骚扰案,一定有一群好像古代穿越过来的奴才一样,劈头盖脸说:你为什么不自重?

这群人跟地沟油,公车扒手一般,无孔不入。不过你得相信,社会总是好的,恶人只占一小部分,永远阻止不了开满裙子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