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院副院长采购多开发票贪11万

法制晚报讯(记者 洪雪) 身为顺义区法医院副院长,李某利用职务之便,在采购空调、彩钢板、家具等过程中,让供货商多开发票,报销后将11万余元存入自己岳父的账户里占为己有。记者上午获悉,三中院终审以贪污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两年两个月。

法制晚报讯(记者 洪雪) 身为顺义区法医院副院长,李某利用职务之便,在采购、彩钢板、家具等过程中,让供货商多开发票,报销后将11万余元存入自己岳父的账户里占为己有。记者上午获悉,三中院终审以贪污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两年两个月。

现年39岁的李某因涉嫌职务侵占罪,于2014年9月1日被羁押,同年9月3日被监视居住,同年10月8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贪污罪于同年11月14日被逮捕。

北京市顺义区法医院系事业单位法人,李某系法医院聘用人员。2012年8月至2014年9月,其受时任法医院院长邢某的指派,管理法医院账外资金。2013年初,李某被任命为法医院副院长,负责后勤工作。

2013年11月至2014年7月间,李某用上述资金为单位采购空调、彩钢板、家具等公用物品的过程中,先后让供货商张某光、张某明、张某梅以虚开、多开发票或收据并报销入账,后将多取的钱款共计117240元存入其岳父李某某名下账户中占为己有。据了解,顺义区法医院系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下属单位。

法医院院长邢某称,他让李某负责法医院的出租房屋的收入和食堂的经费管理,这笔钱用于支付建设纪念馆的工程款和购置文物,购买小型医疗设备等。

邢某称,工程款都有票据,正式票据由他签字确认,或者由他手写支付款项说明,也就是打白条。邢某介绍支付程序时说,有时是让李某把钱交给他,由他出面支付,有时是让李某直接支付。医院其他的开支,都是由邢某在票据上签字确认,再由李某支出,或者是李某提前支出,再由邢某签字确认报销入账。

邢某说,除了他签字确认外,其他任何人没有权力审批使用这笔钱。邢某说自己让李某为法医院采购过家具、监控设备等物品,要求李某采品时实报实销。邢某说他从法医院的账上打白条支取过现金,白条有一部分在自己办公室,还有一部分在李某处记录入账了。

法医院的工作人员姚某证实,2012年底至2013年初,李某找她让她记账,并把一些关于法医院的房租收入票据、其他收入票据、日常生活支出票据等交给她。票据上都有院长邢某的签字,姚某按照票据上的日期做账务记录。“我只负责记账,没有经手过现金,现金应该在李某那里。”姚某说,每次都是李某把票据整理好,并将账本一起给她记账,记完后李某会把票据和账本都拿走。

供货商张某光在证言中称,李某从他这里购买了空调,开具的发票金额为20万余元,而李某实际支付金额为19万余元。此外,李某还从供货商张某明处多开了6万元发票用于报销,从供货商张某梅处两次购买家具,多开了3万多元发票。

在庭审中,李某称自己没有贪污,他说自己是受院长邢某的要求,多开发票或者收据,目的是为邢某打的白条平账。李某称,自己没有将涉案钱款占为己有的目的。

李某的辩护人提出,李某管理账户在前,被任命为副院长在后,其副院长身份与管理账户没有必然关系,故李某不具备贪污罪的主体身份。邢某要求李某用白条平账,此点是客观存在的,基于要为邢某平账,李某需要个人决定如何平账,故其先将采用多列多支的款项存入李某某账户,凑够一次性转过去,是合理的。

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李某供述和证人邢某陈述,邢某并未授意李某采用此种方式平账。而据李某供述,其岳父名下账户中有近60万元,其中117240元是为邢某平账而多支的钱,其余主要是其岳父母平时补贴其家庭生活的钱款,另有一两万元为其自己的钱款;但是,李某长期占有使用此账户钱款,且曾于2014年5月从此账户中取出20万元借予他人,至案发时并未归还。综合以上事实和证据,法院对李某及其辩护人的意见不予采纳。

法院认为,李某在国有事业单位工作期间,受指派管理单位账外资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单位钱款据为己有,数额较大,已构成贪污罪。

一审判决后,李某不服,提起上诉。李某表示,他是为了给邢某的白条平账,才将套取的钱款存入李某某账户,准备凑够一定数额后一次性转入法医院的账外资金账户,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他的行为不构成贪污罪,原判量刑过重。

二审期间,李某未向法庭提供新的证据。法院查明,邢某并未授意李某采用套取法医院公款的方式平账,亦未允许李某将法医院公款存入其岳父的账户。邢某的证言还证实,在法医院财务管理方面,他要求法医院工作人员应实报实销。

综上,李某未经单位负责人许可,以虚假票据套取单位公款,并存入其实际控制的他人账户中,属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国有财物,应当以贪污罪追究李某的刑事责任,故李某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采纳。

三中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李某的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