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城管副大队长因暴力袭警被诉

两年前,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城管执法局一大队副大队长甘梓杨在执行公务时被人打伤,消息登了报纸。两年后,他再一次上了报纸,仍然是因为暴力事件,只不过,这次他是施暴者,殴打的对象是一名警察。再过几天,甘梓杨就将以被告人身份出庭受审,他被起诉的罪名是:妨害公务罪、故意伤害罪。

1986年出生的甘梓杨被起诉的两个罪名,源于今年3月27日23时左右。当时,甘梓杨坐在女友宋云开的一辆红色雷克萨斯车上,在沈阳一处禁止左转调头的路口违章,被辅警拦下。身为抚顺电视台记者的宋云拒不出示证件,并准备开车逃走。在此处带班执勤的沈阳交警李勇杰随即坐上驾驶员后座,准备拔下其车钥匙。宋云和甘梓杨强行发动汽车,将李勇杰一路拉走。

李勇杰说,他当时多次强调自己的警察身份并要求停车,宋甘两人不但不停,还将车内音箱开到最大,使他无法报警。待车停下时,已经到了50多公里外的抚顺一处荒郊。

起诉书认定:甘梓杨叫来四名年轻男子,一起对李勇杰实施殴打,致使李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鉴定为轻伤;右眼挫伤、鼻骨骨折、右肘及右手擦皮伤,均鉴定为轻微伤。待沈阳警察接到报警从50公里外赶来,甘、宋等六人早已逃走。

交警被拉走暴打的消息震动了沈阳警界,沈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许文有亲来医院慰问。两天之内,甘梓杨、宋云和他们找来的四名帮手全部被抓,继而被批捕。起诉书表明:其中有两人文化程度为初中,亦在新抚区城管执法局工作。另有一人曾因诈骗罪被判刑。

近日,这起案件将开庭审理。甘梓杨被起诉的罪名为妨害公务罪、故意伤害罪,宋云的罪名为妨害公务罪,四名帮手罪名为故意伤害罪。

在警方的调查笔录中,四名帮手交代:“甘梓杨电话告诉我们,就打桥上那个穿警服的。打人后,甘还告诉我们怎么脱身。”

在此期间,甘梓杨与宋云的家人均来过沈阳一次,但没有提出任何赔偿意见。在法院组织的民事调解中,双方一度谈崩。

警龄十六年的三级警督李勇杰住了62天医院,时至今日也没有上班。据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检查,他被鉴定为忧郁症、抑郁症,在被询问时经常掉眼泪。就在被打后不久,他获沈阳市“五一”劳动奖章。

“我老公主要是觉得憋屈”,李勇杰的妻子说,他们五岁的儿子在幼儿园也被人问及,儿子一贯回答“我爸没有被打。他是警察……警察!可威风了,可厉害了。”回家却告诉她:“妈,我不想上幼儿园了。人家再问我可咋办?”

早在2007年,抚顺市新抚区城管执法局便因野蛮执法导致商贩受伤,被辽宁省政府纠风办下评语为“严重损害了执法队伍形象,败坏了党和政府的声誉,在社会上影响较坏”。

这也不是甘梓杨第一次成为媒体报道对象。在2009年4月,他曾经上过一次报纸,同样被卷入一次暴力事件。只不过是受害者。彼时,年仅22周岁的甘梓杨已是新抚区执法局一大队副大队长,在一次治理卖盒饭小贩占道经营的工作中,被打成角膜损伤、视力下降,住院治疗。

目前正在等候审判的甘梓杨有无遭受单位给予的其他纪律处分?为什么如此年轻便成为副大队长?昨晚,新抚区城管执法局党政办公室主任喻光伟拒绝对此作出回应,并对南都记者表明态度:“你问得有点儿太多了。”(南都 记者冯翔)